e77乐彩手机登录

游客發表

白色的男士大衣、高領上衣、闊腿褲和鏈條包,這樣純粹的搭配卻氣場全開,素凈又高級。 要注意的是這需求曲線之價

發帖時間:2019-11-15 11:48

要注意的是這需求曲線之價,白色的男士是任顧客選購多少的不限量之價。價$ 700 ,白色的男士顧客選購三件;價$ 600 ,顧客選購五件;等等。為了簡化,我們假設了邊際成本與平均成本相等,二者是同一平線,每件$ 500 。壟斷者要賺取的是最高的總租值(monopoly rent )。以這些數字為例,租值最高是$ 600 ($ 2600 總收入減$ 2000 總成本)。這是邊際收入(marginal revenue )等于邊際成本(marginal cost )的那一點。那是說,爭取最高租值的售價是$ 650 ,顧客買四件。以上是傳統的結論。這結論的一個要點,是壟斷會導致無效率的資源使用,或引起浪費。產量四件,邊際用值(出售價)是$ 650 ,而邊際成本只是$ 500 ,增加生產會對社會有利:生產第五件社會多賺一元,第六件多賺五毫。我們以總用值減除總成本來求出社會利益,后者最高是$ 1050 。這是產量第六或第七件,邊際用值($ 500 )與邊際成本($ 500 )相等。但如果售價$ 500 而任君選量($ 500 選購七件),壟斷者的總租值是零。租值最高的$ 600 是售價$ 650 ,產量四件。

森穆遜是福利經濟學的一個首要人物,大衣高領上連他自己也那樣說,大衣高領上為什么福利經濟在今天還有那么多的從事者呢?我認為有兩個原因。其一是上文提到的經濟學者認為自己有改進社會之能。其二是經濟學者要改進他們自己的福利:可以改進社會,作個政府經濟顧問是會增加收入的。事實上,政府也樂于慷他人之慨,送給經濟學者納稅人的錢:政府官員為自己的利益要推行某項政策,總要找些經濟學者附和才來得順理成章。商標可以很值錢。名牌的價值不容易夸大,衣闊腿褲和樣純粹的搭所以冒牌者甚眾。昔日香港的制衣廠替名牌制成衣,衣闊腿褲和樣純粹的搭喜歡靜靜地多制同樣的成衣而用其他牌子出售。產品一樣,但牌子不同其價就相差數倍。昔日黎智英的佐丹奴,在國內有「左丹奴」,也有「佑丹奴」。要是打起官司,你認為法官會怎樣判?

白色的男士大衣、高領上衣、闊腿褲和鏈條包,這樣純粹的搭配卻氣場全開,素凈又高級。

商業秘密(trade secrets )與發明專利截然不同。后者要公開,鏈條包,這前者要守秘。一種以秘密的方法制造出來的產品,鏈條包,這若外人見到能追溯其制法,就沒有秘密可言。擦膠鑲在鉛筆上的發明,是不能受到商業秘密的保護的。但如果我植出一種無核的蘋果,外人看到了,怎樣嘗試仿效也植不出來,我的秘密是我所有。追溯(reverse engineering )造法是法律容許的,但要公平地發現(discovery by fairmeans )。那是說,外人見到以秘方造出來的產品,大可研究追溯其造法,但不能以盜取的方法而得之。上面的分析有三個相當重要的含意。第一,配卻氣場全量較大而平均價較低的情況,配卻氣場全通常被經濟學者認為是平均成本較低,是量大折價(quantity discount )的現象。量大折價是可能的,但也可能是全部或零的安排,以榨取少許消費者盈余的辦法來減少或減除死三角的浪費。上文可見,全部或零的平均價可以低于不限量的平均價而增加租值。上述的「均衡」與「非均衡」的理念,開,素凈又與傳統上大談均衡理論的經濟學者所用的不同。我認為在基礎上他們是錯了的。經濟學傳統上所說的「均衡」,開,素凈又是從物理學搬過來的。物理學的均衡,是指一個鐘擺在止動時會停在中間,或一只雞蛋在地上滾動后達到了一個不動的靜止點,又或是一件不停的物體進入了一條軌道,有了規律。這種「均衡」是一些現象,是可以觀察到的事實。

白色的男士大衣、高領上衣、闊腿褲和鏈條包,這樣純粹的搭配卻氣場全開,素凈又高級。

上述的不是奇特的捆綁銷售,高級以捆綁而言不是反托拉斯的話題。但有兩方面反托拉斯法例是敏感的。其一是價格分歧。雖然大特價賣給硬件的制造商可說是量大折價,高級但價格低那么多,在形象上有問題。其二是拒斥(foreclose )。要硬件制造商答應不裝置其他軟件才可獲特價優待,可以看作拒斥,而這是反托拉斯法例的大忌。上述的分析有啟發,白色的男士但因為一個失誤就對世界看錯了。這失誤是因為過于重榨取消費者盈余,白色的男士忽略了全部或零的平均售價可以低于不限量之價而帶來較高的租值。所有關于全部或零的分析都有這個失誤。以上文的數字為例,不限量之價是$ 650 ,產量是四件,消費者盈余是$ 300 ,壟斷租值是$ 600 。另一方面,全部或零的安排的最高租值是$ 1050 ,平均價也是$ 650 ,產量是七件,消費者盈余是零。邊際用值等于邊際成本,沒有死三角。但如果增加需求曲線不同的顧客,則需要用價格分歧的安排才可以減除浪費。

白色的男士大衣、高領上衣、闊腿褲和鏈條包,這樣純粹的搭配卻氣場全開,素凈又高級。

上述的簡短對話是全線逼銷的完整解釋。翻為理論是這樣的。一個批發商通常銷售好幾樣物品。在一些特殊情況下,大衣高領上某物品可能貨源短缺,大衣高領上或市場的需求急升。這批發商擁有的一手訊息,是貨源的情況及零售商取貨的速度。要是貨源出了問題或零售商取貨突然加速,批發商知道該物品之價是應該立刻提升的。但一時間其價應該提升多少,他不容易知道。市場的價格變動訊息,零售商天天面對消費者,有一手的訊息。但假若批發商問零售商該物品的市價上升了多少,他不會得到可靠的答案。零售商永遠都向批發商壓價,千篇一律地說沒有錢賺。

上述的平凡現象及其正確邏輯帶來了經濟學上最嚴重的一個問題。在整個功用分析中我們只有三個安全可靠的定理假設:衣闊腿褲和樣純粹的搭其一是每個人爭取局限下最高的功用數字;其二是替換定理;其三是內凸定理。這三個定理都約束行為,衣闊腿褲和樣純粹的搭但因為功用或等優曲線非實物,可以推出來的驗證含意不多,所以解釋行為的用途也不大。但玉石原件不切開剖白,鏈條包,這隱瞞訊息的例子,雖然奇異夸張,可不是玉石市場獨有。所有產品的市場皆類同,只是不夠奇異夸張,我們不注意罷了。

但在傳統的經濟學上,配卻氣場全關于收入分配與資源使用的分析,配卻氣場全大都是基于自由市場以市價定勝負的準則。這準則只能在私有產權的制度下出現。換言之,傳統的經濟分析,雖然可解釋收入的分配與人類的行為,但其范圍很狹窄。私有產權所約束著的游戲規則,只不過是千變萬化的規則中的一部分。假若我們熟讀一般經濟學教科書,不管是怎樣高程度的,我們能以之解釋世事方面的,范圍極小。墨守成規地學經濟,將課本念得滾瓜爛熟,并不一定稍知門徑,登堂入室更談不上了。科學要活學活用,經濟學更是如此。但在我們假設的例子中,開,素凈又電腦本身不收費,開,素凈又沒有價格的表達。有價格的是紙卡,其價所有客戶一樣,電腦的月租只是間接地從紙卡之價算出來。這與我們說過的蘋果若以每口算價會有價格分歧類似,只是倒轉過來:蘋果若直接以每口算同樣之價,不表達價格的每只蘋果會有間接的價格分歧。

但在香港大學內,高級教師的房子是以計分的辦法來分配的。作為系主任的有六分,高級結了婚的六分,一個孩子六分,兩個是十二分,工作了一年兩分,工作了八年就有十六分了。這些加起來的總分數,是決定爭取房子分配先后及面積大小的準則。不管一位教師的學問怎樣卓越,研究成績如何出眾,若分數不夠高,在房子競爭上就非敗不可。但這里我要說的重點是:白色的男士不可能被事實推翻的理論之所以沒有解釋能力,白色的男士是因為這樣的理論不可以被事實驗證。套套邏輯不可能錯。既然不可能錯,又怎可能被事實推翻呢?一個可能被事實推翻的理論,是一定要可以在想像中是錯了的。套套邏輯不可能錯,連在想像中是錯了也不可能,所以沒有解釋力。除套套邏輯外,我們還可以指出其他四種情況,可使理論不能被事實推翻,因而廢了理論的解釋力。這些是第五節及第六節的內容。

隨機閱讀

熱門排行

友情鏈接

e乐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