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77乐彩手机登录

游客發表

這條消息一發布就刷爆了朋友圈,整個銀川都要震動了! 2019-03-28 后來該論文出版成書

發帖時間:2019-11-13 04:55

是的,這條消息一整個銀川都套套邏輯并不膚淺,這條消息一整個銀川都往往不是一目了然,甚至可以連飽學之士也看不出來。三十多年前,一位哈佛大學的研究生拿到經濟學博士銜,其論文被該校選為最杰出并頒以獎狀。后來該論文出版成書,大事宣揚。艾智仁(A. Alchian)讀后所寫的書評更有名。艾氏精辟地指出,獲獎的整篇論文都是套套邏輯,不可能錯,沒有內容。這書評使哈佛尷尬之極。試想,一個博士學生的套套邏輯,可以使大名鼎鼎的哈佛經濟學系的高手教授也看不出來,我們又怎可以低估這種邏輯的「高深」呢?

說電腦與紙卡的捆綁銷售不是價格分歧,發布就刷爆可不是說這現象不需要解釋。事實上,發布就刷爆捆綁銷售是一種價格安排,與一般書本上所說的很不一樣,復雜得多。作學生時我聽到電腦與紙卡捆綁銷售的故事,受到很大的沖擊。我欠戴維德很多是從那時開始的。后來我認為價格安排只是合約安排的一部分。得到這啟發,選佃農理論作為博士論文題目時,一開始我就把佃農的安排作為合約看,而佃農分成沒有價格,當時我的看法是另一種價格安排,是選擇的結果。合約選擇的分析是那時開始的。又因為佃農是農業中的一種制度,所以制度也是選擇安排的結果。后來在一九八一年我推斷中國的制度將會改變,其理論只是略比合約的選擇復雜一點而已。制度的選擇是卷三的話題。這里說到戴維德,思往事,我禁不住要表達一下感激之情。說起來,了朋友圈,那些所謂不容許有爭議的基礎假設或公理,了朋友圈,可能近于無稽,令人難以置信的。例如,在數學上一個重要假設是這樣說的:「假若一加一等于一個數字,這數字叫作二;又假若二加一等于另一個數字,這數字叫作三.. 」聽起來,這真的有點傻氣。但假若沒有這個基礎的假設,我們是無從知道一至二之間不可能有另一個數字。要是我們在這基礎上有紛爭,互不讓步,那么數學的理論又怎能發展呢?舉另一個例子。在幾何學上,一條直線的定義是兩點之間的最近距離。這看來是近于令人難以接受的,但還遠不及「一點」的基礎假設來得抽象,彷佛說笑話似的。幾何學指明:「一點是不可以量度的!」一點既不能量度,那又怎會有可以量度的直線呢?但基于這些似是而非、似非而是的起點,幾何學使人類在古代建造了金字塔(雖然這些基礎假設當時尚未搞清楚),在今天建造了香港的中國銀行大廈。我們的結論是:近于無稽的基礎假設,可能導致令人嘆為觀止的學問。

這條消息一發布就刷爆了朋友圈,整個銀川都要震動了!  2019-03-28

說起來,要震動了2香港大學分配房子的計分準則,要震動了2與中國對干部分配房子的辦法極為相似,差不多是如出一轍的。究其原因,是港大的游戲規則(局限條件)與國營制度大有相同之處。港大的資產并非私產,而是公家或政府的。從產權那方面看,港大的制度是一個「共產」制度,其房子的分配準則與房子的市價無關。港大與昔日共產中國的主要區別,是港大的「共產」制只限于有關大學方面的事項,而中國大陸昔日的共產,是一般性地擴展到整個國家。說人會一貫地作可以被推測的選擇(predictable choice)——經濟學的第一個假設——已是一個約束。但這樣說還須補充90328由于約束力尚嫌不足90328因而我們要加上其他重要的約束。這里要談的第二個基礎假設是:每個人的任何行為,都是自私自利的!那是說,每個人在有局限的情況下都會為自己爭取最大的利益。無論是勤奮、休息、欺騙、捐錢.. 都是以自私為出發點。說一個自私的人要爭取自己利益的極大化,這條消息一整個銀川都我們也可用數字來排列這個人的選擇。假如我說在某情況下,這條消息一整個銀川都這個人會選二十九而不選十七,那你會問,二十九或十七是什么?

這條消息一發布就刷爆了朋友圈,整個銀川都要震動了!  2019-03-28

私人成本與社會成本不一定相同。這分離是大話題,發布就刷爆有百多年的爭議,發布就刷爆曾經波濤起伏,一九六○年高斯發表了他的鴻文后開始平靜下來,但今天還是余波未了。私有產權是市場交易的一個先決條件,了朋友圈,那不錯,了朋友圈,但有私產是不一定有市場的。在本卷第五章分析企業的合約本質時我會詳論這個問題。這里要說的是私產能節省的訊息費用、監管費用、政治費用等非常大,所以在某些政治費用容許的情況下我們就會有私產。有了私產,市場的運作主要是看訂價的費用夠低。這些是高斯定律所需要的局限條件了。如果我們要以市場來決定邊際之利益與損害相等的「欄桿」位置,我們只要加上交易費用不會影響邊際的假設。有些交易費用會影響邊際的選擇,另一些是不會影響的。

這條消息一發布就刷爆了朋友圈,整個銀川都要震動了!  2019-03-28

四、要震動了2那所謂其他因素的變或不變,要震動了2在上述的假說中我們可以置之不理。只要驗證條件選得好,能使這條件之變成為重要的邊際轉變,其他因素就變得無關宏旨了。

雖然庇古在他的巨著中提出多個私人成本與社會成本分離的例子90328但奇怪地到了五十年代初期90328經濟學行內盛傳的例子只有米爾的燈塔與庇古的工廠。這使好些學者認為有社會成本問題的情況不多,市場失敗的機會不大。然而,一九五二年,英國的米德(J. E.Meade)提出了蜜蜂的例子,社會成本的問題又熱鬧起來了。需求定律(The Law of Demand)是說任何物品的價格下降,這條消息一整個銀川都其需求量必定上升。古往今來,這條消息一整個銀川都何時何地,不能有例外。這也是說,以豎線為價及豎線之下的橫線為量,其中的需求曲線一定是向右下傾斜的。好些書本說是有例外的。這些作者不懂科學的方法。理由很簡單,以理論解釋現象或行為,理論必定要有可以被現象或行為推翻的可能性。這一點,我在第一章說清楚了。如果有例外的話,任何被推翻了的理論含意,我們就說是例外,那么驗證又從何說起?

需求定律的價格或代價是事實,發布就刷爆是可以觀察到的。但需求量是指需求的意圖,發布就刷爆在真實世界不存在。這樣,需求定律的本身是不能被驗證的。我們必須加上其他的驗證條件,或可以被觀察到的局限條件,才可以用需求定律推出可以被事實驗證的含意。在下一章我會用好些實例示范。需求定律可以精細如鉆石的瑕疵,了朋友圈,可以粗略如西瓜以只計,了朋友圈,但也可以龐大如整個經濟的所有農產品,或工業產品,甚或舉世對地產的需求。然而,無論是精細,或粗略,或龐大,其處理手法都是一樣。何謂價?何謂量?需求曲線是指哪價?哪量?量是有質的還是委托的?這些問題不能避免。

需求定律是經濟學的靈魂,要震動了2其重要性是不能夸大的。任何經濟學論著,要震動了2有道之士可單看作者對這定律的操縱就知道作者的斤兩如何。這定律不需要在文字上提到,但內容上這定律要墨守成規——我在自己的博士論文《佃農理論》上就刻意地完全不提「需求」,向老師表演一下。需求定律是可以完全沒有功用(utility)的內容的。我們只要假設邊沁這個人從來沒有存在過。沒有邊沁90328我們不妨再復古90328對價值的看法回到經濟學鼻祖史密斯(A. Smith)的巨著(一七七六)那里去。史前輩在他的《原富》中提出兩個關于價值的理念,簡單而正確,但可惜他落筆打三更,對這些理念的分析一開頭就錯得離譜,使后之來者漠視這些理念。

熱門排行

友情鏈接

e乐新闻网